品乡音抒乡思 浙江诸暨八旬老人醉心编集家乡话十载

来源:未知|时间:2017-03-17 16:10|作者:木木

  绍兴3月16日电(见习记者 陈洁 通信员 张幼华 王白)“来,跟爷爷念‘落国步’,就是玉米的意思。”在不同于吴侬软语的硬朗声调中,82岁的浙江诸暨白叟黄河清将地道的诸暨方言口口相传,也用手中一杆笔将乡音留住。从编集家乡话到整理出书,一本《诸暨方言》浸润的是老人十年点滴心血,承载的是“乡音无改鬓毛衰”的浓浓乡情。

  “月是家乡明,话是乡音亲”,方言携带着当地悠久的文化密码,抑扬顿挫间饱含浓烈深厚的乡土情结。对于流浪在外的游子而言,一句地道的故乡话,便足以让人热泪盈眶。对此,长居浙江金华的黄河清有着最深入的感想。

  虽身在外地,黄河清却未改乡音,“我平凡聊天都是说诸暨话,旁人一听到我的谈话声,便知是诸暨人。”一口地道的诸暨方言已是他身上鲜明的个人标签。

  2006年,“金华诸暨人联谊会”新编通讯录前夕,作为会长的黄河清与乡友一拍即合,为增近乡情共同编集了“诸暨家乡话”刊印在通讯录中。这个温馨的举措也取得遍布国内各地的诸暨人的好评。

黄河清编集的“诸暨家乡话”手稿 诸暨市委外宣办提供黄河清编集的“诸暨家乡话”手稿 诸暨市委外宣办供给

  自此,黄河清开端了编集“诸暨家乡话”的十载岁月。“这些年,我天天想一点,每天记一点。”黄河清告知记者,因为不会应用电脑,他都用手写。厚厚一叠四五万字的手稿便是老人倾泻的满腔心血的最好见证。

  2011年,在诸暨市牌头中学任教的黄钰锋到黄河清家做客时,阅读了“诸暨家乡话”的手写稿,感受颇深,“固然处于江南水乡,但诸暨方言全然没有那种吴侬软语的感到,与周边县市的方言有着很大的差别,用诸暨本地话来讲就是‘硬邦邦’的。这特殊的语音和腔调,映射着诸暨人的特有性情。”

  在黄钰锋看来,编写《诸暨方言》能让传统语言文化得到继承,也能供后人和对诸暨方言有兴趣的读者赏阅,于是他欣然准许赞助黄河清将手稿录入电脑整理。

  “方言是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一种文化遗产,代表了一个处所的文化特点。”黄河清表现,单靠本人用回想记载的方式局限性太大,但假如更多的人参加进来,就能为留住乡音多凝集一份气力。

  日前,由黄河清和黄钰锋编著的《诸暨方言》出版了,老人心中连绵了10年的梦终于成真,对于诸暨方言的未来,黄河清有着更多等待,“接下来,我的想法是把《诸暨方言》里的方言用童声录下来,以便更好地流传、推广。”(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