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永川:看农企利益如何联结更紧密

来源:未知|时间:2017-02-13 12:31|作者:木木

记者张凤云

财政支农资金如何应用才干提高效率且惠及更多的人群?这简直是每一个农口人都在考虑的问题。

作为新形势下的农村改革实验区第二批试点地域,重庆市永川区从2014年开始,以问题为导向勇敢开展试点,将财政补助给农业企业的资金划出一定比例,以股份形式交给流转土地的农民和当地集体经济组织持有,实施每年按股固定分红。通过这种财政补助资金的股权化改革,不仅提高了资金使用效率,构建起了紧密的农企利益联结机制,还实现了政府、企业、农民、集体多方共赢。

“主要就是想通过转变财政扶持农业的方式,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和效益。”2016年12月1日,在重庆市农委办公室里,市农委总经济师颜其勇递给记者一份重庆市《的告诉》,开端详细介绍这场改革的来龙去脉。

“这些年来,中央和市级财政对农业搀扶力度不断加大,但总感到财政资金施展的效益跟目标有一定的距离。另外一个产业不能孤立地去看,而是得从整个产业链条上去设计、去扶持。农业项目财政补助资金股权化改革就是在产业链上下工夫,摸索一种财政资金扶持产业发展、农民增收的有效方式。”

功夫怎么下?着力点在哪儿?永川区的思路非常清楚:首先明白资金范围,即财政资金投入到农业企业的补助项目,对农民直接补助、土地整治、公益性基础设施建设、家庭农场补助、贷款贴息补助项目除外;其次是项目选择,优先选择产出效益高、产业带动强、履约分红才能强的项目实行;再次是股权设置,最开始拿出项目补助金额的30%作为涉及土地流转的农民和企业项目所在地集体经济组织持股。其中农民持股60%,集体经济组织持股40%。第四是收益分配,按持股金额的7%进行固定分红,时限为项目存续期。

在总结前期实际经验的基础上,2015年重庆市对农业项目财政补贴资金股权化改革进行了规范和完善,并将农夫(集体)持股比例由30%进步到了50%,从而进一步扩展了农民的收益。

“股权化改革后,那些投契钻营政策的‘水龙头’一定水平上就被挤出去了。农业龙头企业本身就是市场里独立的主体,现实当中也不是所有企业都能享受到财政扶持。那么凭什么把这个钱给这家不给那家?股权化改革一定程度上就答复了这个问题。为什么扶持你?因为你当面跟着一帮穷哥们,带着一大群贫困农民。”市农委农经处副处长张世利说。

位于永川区何埂镇狮子村的重庆正百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40亩温室大棚和重庆市唯一一条全主动液体菌种生产线的农业企业。由于发展前景良好,2014年公司被列入了农业项目财政补助资金股权化改革第一批试点企业。

“农业项目资金540万元,拿出30%给流转土地的农户持股。项目赚钱也好,亏钱也好,每年固定按照7%的利率分红。现在农民持股比例更高,部分项目已经调整到50%。”企业负责人李清兵说。

“我们是工厂化生产,机器装备一开会有一点噪音,棉籽发酵那个堆料场也会有一定的气息,以前村民就会来反应。股权化改革后,村民、村集体通过这个渠道分红,也更加可以懂得企业,村委会也积极帮忙。”李清兵说,“现在老百姓巴不得企业发展好,看我们的眼光都不一样喽。”

这正是股权化改革的一大初衷,针对的也是最现实的问题:在重庆这个以“大农村”著称的直辖市,经过多年的发展,门类众多的龙头企业已成为农业产业发展的必要支撑。但是几类农业主体之间(企业、村集体、协作社、农民)相对是独立的,尤其在利益链上。对于重庆经济发展新区永川区来说,这一特色依然明显。

“传统农业企业与农户之间是一种信任基础较为软弱的短期市场对接关联。我们就想通过财政引导资金,以产业为纽带,以利益为链条把他们串起来,形成一个相对更加严密的好处共同体。股权化改革就是一条有效门路。因为农民在里面有股份,企业就多了一份对农民的责任;只要项目在存续期,农民就可以持续分红,也就有理由更加踊跃地去维护企业的发展。”颜其勇说。

利益的重新调配显明地指导着村民的行为。原先农业企业下乡流转土地还存在诸多艰苦,如今来自村民的阻力显著减少。

“因为啥子?作为企业盈利了,老百姓受益的可能性就大。除了土地租金,到企业务工有工资拿,还有股权分成。现在搞土地流转,工作就要好发展一点。尤其是那些年纪大了无法种地的,当时又没把土地流转出去,就认为他就没遇上那班船。”永川区五间镇副镇长叶昌红说。

 2016年12月初的重庆,草木虽未凋零,究竟已是冬季了。狮子村长五间村民小组农夫邓正其走在僻静的村道上,打算着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春节,本人流转给正百公司的那3亩地又该分红了。这笔额定的收入拿来做点什么好呢?给孩子添几件新衣,仍是多买点年货?

“2015年分过一次红,一亩地260块钱,3亩地就是780块钱,赶上一亩地的租金喽。”邓正其说,他流转的土地以每年每亩590斤稻谷计租,2016年稻谷价钱在1.2元左右,租金也就是700块钱。

在脱贫攻坚这场硬仗中,股权化改革为重庆农村农户脱贫致富助了一臂之力。

“农民脱贫要做到可连续,必需依托当地有持续就业的产业。通过农业项目财政补助资金股权化改革这种方式,让与企业关系度高的农户除了自身土地流转有一部分收入外,还有一部分稳定的股权收入,等于是变了一个招给农民增加收入。”市经管站站长刘君绍说。

截至2016年底,重庆市开展股权化改革的农业项目1231个,涉及财政补助资金8.29亿元。其中,集体经济组织持股达1.22亿元,农民持股2.63亿元,贫穷户占了5975万元。

“永川区涉及3个镇12个村民小组469户,流转土地面积将近1000亩,农民和集体共持股468万元。第一期32万多元分红已按程序经区农委专门账户转至镇财政所发放到了持股农户和集体手里。”永川区农委副主任张超说,“五间镇有一家贫苦户,原来年均收入才2000多块钱,如今流转出去了3.7亩土地每年可以拿到2880多块钱的租金,到当地一家食用菌公司摘菌一天能赚50块钱,一年务工收入6000多块钱,加上持股分红810块钱,年收入就能超过9000元,根本上就脱贫了。”

改革还针对性地斟酌了乡村集体的现状,并专门设置了10%的股份,这也使得一些空壳村近乎空缺的公益事业有了改观。

“2015年村群体分了2.2万元。有了这部分钱就能够做一些基本设施,村社路烂了,路灯坏了,自来水断了,就可以修一下,对没有流转土地的农户也可以照顾到一些。”狮子村村党支部书记刘扬飞说。

踏踏实实又相符实际的改革老是拥有性命力的。现在,这场发端于农业范畴的财政补助资金股权化改革已如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2015年改革试点扩大至18个穷困县,2016年全市35个主要涉农区县全面推进。不单区县范围不断扩大,整合进来的资金也在成倍增长。

“目前,扶贫办、水利、农综办、发改委、移民局波及到扶持产业的项目也都在依照这种模式推进。撬动的效果是很值得等待的。”颜其勇说,全讯网

上一篇:“四海同春”慰问演出首次在韩国安山举办

下一篇:没有了

当地新闻

国内新闻

开平新闻中心